切尔西中文网--球迷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楼主: 狂热鸟粉

[人物] 《萨内蒂自传》中的穆里尼奥

[复制链接]

1143

主题

12

听众

6万

积分

贵宾

蓝迷湾 镇南王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论坛元老勋章 水王勋章 原创精华勋章 论坛之星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最受欢迎版主勋章 战事最优勋章 蓝桥影像师 急先锋

发表于 2015-8-16 01:57:06 |显示全部楼层
五十七、皮克的狂妄

“我希望场上的国际米兰球员,在比赛的90分钟内后悔自己当了职业球员。”巴塞罗那后卫杰拉德·皮克如此欢迎我们来到巴塞罗那主场,“诺坎普的草皮将被剪短,边线和底线都会向外扩,因为更大的球场有利于我们积极、快速的传递。两球劣势?这对我们来数算不了什么,我们对自己很有信心。”

这就是巴塞罗那对国际米兰第二回合之前的气氛。巴塞罗那媒体坚称他们的球队能够翻盘,巴萨球迷甚至一点儿也不紧张,他们都确信巴萨会把我们逼入类似第一场比赛开局时的困境。我在足球场上见过一切,但是却从未后悔自己选择了足球这条路。我想皮克从没有像建筑工人那样工作过,否则他一定不会说出那样的话。何塞·穆里尼奥把全队召集在一起,开始了心理辅导课程:“你们都是有经验的球员,我们走过了一条漫长而又艰苦的道路才走到这里。我们的梦想比他们的妄想纯粹。我不知道他们为何要把比赛的压力提高到这样,但是你们只要踢好比赛就够了。这只是一场比赛,不是一场战争。


他吩咐我们人盯人防守梅西,而不是区域防守。来到意大利踢球以前,我从未试过人盯人,只有区域防守。人盯人就像20世纪60年代的转盘电话,而区域防守则是一部苹果手机。在人盯人的防守中,如果你跟丢了人,对方便会长驱直入。在我刚加盟的1995年,就亲历了这样的情况:在和克莱莫内塞的比赛中,负责盯我的人被我用一个假动作骗过,他的队友都只顾着盯自己的人,于是我获得了射门机会。我射入了职业生涯第一个左脚进球,对英格兰队的那一个左脚进球是后话了……说实话,对克莱莫内塞那种进球我再也不会有了,因为所有的球队如今都已经改成区域防守,即使有人没有截断我的带球,我还是要面对半支球队的防守。

盯防梅西是一个疯狂的想法,这意味着我们要把比赛的主动权完全让与巴塞罗那,让他们在我们的腹地从容倒脚,整场比赛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教练没有理会我们的疑惑,只是淡淡地说:“只要按部就班来踢就好了,高位逼抢,一断球就找锋线上的进攻点。”

一名队友在开往诺坎普的大巴上抓住了我的手问道:“Pupi,比赛会怎么结束?”

“我们晋级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们比他们更饥饿。”

比赛如此火爆,以至于主办方建议穆里尼奥带一名贴身保镖。穆里尼奥拒绝了,在出发之前他对我们说:“小伙子们,我们的梦想就在外面,让我们一起去完成。你们排好队跟着我出去,巴塞罗那人恨我,他们会嘘我,我先走进球场,只要等你们走上草皮时,他们已经气衰力竭了。”于是,何塞·马里奥·多斯桑托斯·穆里尼奥·费利克斯,“特殊的一个”,第一个获得葡萄牙亨利王子大官佐勋章的体育人,独自一人走出来,承受诺坎普近十万人的嘘声,就像一个独自面对虎群的驯兽师。如何才能够形容这名教练?一个演员?一个英雄?两者皆是?不对,两者皆不是,他就是何塞·穆里尼奥,在那个晚上,他证明了这一点。

有人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事实并不总是这样。比如说,巴塞罗那一直抱怨:“国际米兰防守了90分钟。”他们抨击“穆里尼奥只会防守”。历史的真相是,在比赛之前的首发阵容中,穆里尼奥派出了三名前锋:米利托、埃托奥、潘德夫,一支“四轮驱动”的国际米兰。可是在热身时,潘德夫感到不适,于是穆里尼奥用齐沃代替了他在4-3-1-2阵型之中的位置,这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。
萌兽镇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43

主题

12

听众

6万

积分

贵宾

蓝迷湾 镇南王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论坛元老勋章 水王勋章 原创精华勋章 论坛之星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最受欢迎版主勋章 战事最优勋章 蓝桥影像师 急先锋

发表于 2015-8-16 01:59:01 |显示全部楼层
五十八、一张意外的红牌

比赛中,一个更坏的情况出现了:第28分钟,蒂亚戈·莫塔(他来自巴塞罗那青训营,赛前他就告诉队友要小心巴萨球员“跳水”)和塞尔吉奥·布斯克茨缠斗,作为一名巴塞罗那土生土长的球员,布斯克茨学到了巴萨的一切精华,无论好的还是坏的。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贫民窟里,高大的双塔不会被一阵风吹倒,可是在诺坎普,布斯克茨却在蒂亚戈·莫塔的手指轻轻接触到他以后,轰然倒地。时过境迁,当我再次看到布斯克茨在手缝中偷瞄裁判的那一眼,还是会忍俊不禁。当巴萨球员们将裁判团团围住时,布斯克茨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:“会不会罚下他呢?我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这次喜剧表演?啊,红牌来了!好的,我可以站起来了……”

“10个人面对一支全队都是‘现象’的对手,看看吧……”我当时这样想,边想边往教练席看,希望得到一些指示。教练带着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,用手势告诉我们“改打4-4-1阵型”。我被调到左后卫位置上,精力无限的埃托奥则帮助我协防。和我一起在防线上的还有麦孔、卢西奥和萨穆埃尔。在莫塔被罚下后,我们的中场只剩一个纯防守球员——坎比亚索,他身边有埃托奥、斯内德和齐沃。米利托孤独地游走在前场,努力拼抢每一个长传。在重新开球之前,我看到穆里尼奥走到对方主教练佩普·瓜迪奥拉身前,小声地说:“走着瞧,比赛还没有结束。”这时候第四官员走过来把穆里尼奥劝了回去。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,但是穆里尼奥让我心潮澎湃。

从那一刻开始,比赛变成了我们一次次的英雄表演。我不相信(坎比亚索和西蒙尼两位“球场上的教练”也一定不相信),梅西每一次都能够主宰比赛。那天晚上,我利用防守他的机会验证了我的猜测:我在大部分时间内成功地锁住了他,而少数几次我漏掉他的时候,儒利奥·塞萨尔早已准备好了扑救。

因为一张意外的红牌,埃托奥在那场比赛中不得不从锋线撤回后场。也是在莫塔下场不久,在埃托奥回防断了梅西的一个球后,后来埃托奥在他的自传里还好好地取笑了我一番。我没有和埃托奥开玩笑的意思,但是,作为队长,在那种我在他身旁鼓励道:“好样的塞缪尔,比赛就要结束了。”他平复了呼吸,抬眼看了看球场的记分牌,上面写着:上半时37分钟。紧张到无法呼吸的时刻,我必须让我的队友们相信,我们完全能够主宰时间,而不是被时间主宰。我的内心感受,其实和电视机前的球迷一样,感觉那场比赛似乎永远没有尽头,但是作为队长,我必须像那样鼓励队友。
萌兽镇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43

主题

12

听众

6万

积分

贵宾

蓝迷湾 镇南王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论坛元老勋章 水王勋章 原创精华勋章 论坛之星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最受欢迎版主勋章 战事最优勋章 蓝桥影像师 急先锋

发表于 2015-8-16 02:00:17 |显示全部楼层
五十九、梦想比妄想更纯粹

当临时充当前锋的皮克终于攻入一球时,我计算了加上伤停补时的剩余时间,大概是10分钟,那大概是我生命中最长的600秒。博扬·科尔基奇攻进的那个球差点儿让国际米兰人瞬间崩溃,好在裁判取消了这个进球。“我们得想尽一切办法阻断他们的传递,抢下他们的球。”我大声告诉队友们。在盯防梅西的间隙,我试图长传找到米利托。可是任何反击的尝试都是徒劳,巴塞罗那直到最后一秒都牢牢地将球控在脚下。

许多次人们问我:“队长,在那些注定要被载入史册的比赛,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几分钟的时候,你作为场上的一员,有什么感受?”

如果面对电视镜头,我会这样说:“无法用言语形容……那种感受我说不出来……”书籍,作为一种更细腻的媒介,注定要用来叙述记忆、情绪以及感受。因此,按照英文字母的顺序,关于那场比赛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的单词是“肾上腺素”,达到了爆表的高度,高到令一名彬彬有礼的球员可以干出疯狂的事情(比如1998年世界杯上贝克汉姆对西蒙尼的报复,自从巴塞罗那对国际米兰的比赛后,我从某种意义上理解贝克汉姆当时的情绪了)。

我总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我的大脑有一套应对压力的方法(也许除了与主教练罗伊·霍奇森冲突的那一次),可是在诺坎普,我感到内心有一股强大的愤怒,一股缓慢的时间累加的愤怒。我们只有十个人,可是大家破釜沉舟,巴塞罗那球员一拳拳打过来,但就是别想从我们身上跨过去。上帝在我面前一闪而过,主裁判就吹响了终场哨。我没有后悔选择足球这条路,我的队友们也没有。我还愿意相信,巴塞罗那那群冠军球员,在终场哨吹响后,也还是尊敬这项运动的。

这一次,穆里尼奥展现了内心的狂喜,他一路跑向我们球迷的看台,像个孩子一样和我们一起庆祝。有人觉得我们无权在诺坎普庆祝,于是在终场哨响起后做出了一些给巴萨历史抹黑的事。巴塞罗那门将维克托·巴尔德斯怒火攻心,粗暴地想拦住穆里尼奥,穆里尼奥只当没看见,还用食指指向天空:我们是第一!巴尔德斯不依不饶,我们的莱莱·奥利亚里经理勇敢地冲上来,他用不老的身躯将高大的巴尔德斯拉开。巴尔德斯讨了个无趣,只能又走到裁判身边絮絮叨叨,托尔多以一位门将前辈的身份劝他看开点儿。我们的庆祝似乎顺理成章了,可是诺坎普的园丁们这时候却打开了球场的喷水阀门,想用凉水浇灭我们庆祝的热情。

我们以10人阵容阻挡了这支无敌的巴塞罗那,你以为我们会怕这点儿喷泉吗?我们抹了抹脸上的水,继续庆祝。在欢闹的人群中,我大声对卢西奥喊道:“只剩下决赛了。”庆祝嘉年华一直持续到回家的飞机上,许多球迷在机场载歌载舞地迎接我们。

穆里尼奥说得有道理,梦想比妄想纯粹。皮克们的傲慢,在诺坎普的比赛开始之前就注定了他们被淘汰的命运。我们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巴塞罗那!
萌兽镇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5

主题

8

听众

1925

积分

蓝军边缘球员

Rank: 3

发表于 2015-8-16 09:25:58 |显示全部楼层
继续呀,都慢慢的看完了,还应该有最后决赛的吧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

听众

4663

积分

蓝军主力核心

Rank: 4Rank: 4

发表于 2015-8-16 13:16:35 |显示全部楼层
精彩,每一幕都如此熟悉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43

主题

12

听众

6万

积分

贵宾

蓝迷湾 镇南王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论坛元老勋章 水王勋章 原创精华勋章 论坛之星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最受欢迎版主勋章 战事最优勋章 蓝桥影像师 急先锋

发表于 2015-8-19 00:46:22 |显示全部楼层
六十、我们不能输

我们已经淘汰了英超冠军(切尔西)、西甲冠军(巴塞罗那),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剩下一个障碍:德甲冠军拜仁慕尼黑。

2010年5月22日晚,当我在马德里的圣地亚哥·伯纳乌球场热身时,看见来自全世界的国际米兰球迷带着旗帜来到这里,为我们呐喊助威。从看台的方向,我感到了一股巨大的热量,我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。我已经想不起当时身边的队友是谁,可能是迭戈·米利托或者道格拉斯·麦孔,我只记得我不停地对自己说: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我们绝不能失败。

从报纸上还有更衣室发出的声音,我们得知无论赢或者输,主教练何塞·穆里尼奥都会留在马德里,执教皇马,那将是我们和他共度的最后一个夜晚。我认为,与意大利媒体的紧张关系是穆里尼奥离开的最大原因:他感受到了巨大的敌意,无论他做什么,总会有人指手画脚。另外,他也想完成职业生涯的“大满贯”:在葡萄牙、英格兰和意大利之后,他也想在西班牙取得成功。

尽管我们都知道,在那场比赛之后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成为穆里尼奥的“孤儿”,但是那一晚我们把精力都集中在拜仁慕尼黑身上。从米兰出发之前,我和米利托一起去了圣丽塔阿拉巴罗纳教堂朝圣,我为家人许了一个愿,也祈祷球队能够赢得那场比赛。然后,在5月22日凌晨,我和伊万·拉米罗·科尔多瓦一起,进行了一个庄严的祷告仪式,请求上帝眷顾国际米兰和我们的球迷,请求上帝和马德里与我们同在。保拉在我们出发前,平静地说:“到了这个时候,你们不可能输,你们有一支拿冠军的团队,加油。”

我的一个记者朋友在飞机上对我说:“队长,今晚是你在国际米兰的第700场比赛,你有什么想说的?”700场?那就是63000分钟,1050小时,44整天在场上穿着蓝黑球衣的时间。谢谢,我们赛后再说这些吧……我从未在圣地亚哥·伯纳乌球场踢过球,在国际米兰和阿根廷队时都没有过,但是现在,我要以队长的身份在这里踢我代表国际米兰的第700场比赛。

教练组带着球员们热身,慢跑、传球、头球、拉伸,没有一个球员抬头看看台上的球迷和标语。

每名球员都带来了自己的家人,这是属于国际米兰的夜晚,我们想和亲友们一起分享。保拉拥抱了韦斯利·斯内德的妈妈,为了激励儿子,她当天穿上了一件写有“我希望你能在球场上看见我”的T恤。我们的球迷和家人,对我们的胜利都信心十足,仿佛他们今天就是为了开香槟庆祝而来的,拜仁的球员们,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被我们“击倒”。

可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,路易斯·范加尔的球队没有一点儿认输的意思,他们是为了把那第五尊欧冠奖杯带回慕尼黑而来的。在巴塞罗那时代,范加尔和穆里尼奥就惺惺相惜:他们俩和坎比亚索、西蒙尼一样,都是那种会在餐桌上摆弄战术的球痴。这将是两位足球大师之间耀眼的对决。

热身结束后,我们回到了更衣室,穆里尼奥以一种领袖的风采,把全队叫到自己身边。没有一名队友开口,因为无论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发生什么,这都是我们最后一次聆听他的教诲。我们不知道他是否激动,至少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来。在过去的几周里,他争分夺秒地工作,为每一个细节准备好应对方案(甚至每天和园丁讨论伯纳乌草皮的生长情况),到了比赛前一刻,他反而没有什么好说的,只是鼓励了我们。

穆里尼奥用目光扫过每一名球员,无论主力球员还是替补球员,无论老将还是新人。然后他不紧不慢地开口:“对于这场比赛,我们期待了多久?国际米兰等待了多久?我们的球迷等了多久?莫拉蒂主席又等了多久?我们去了伦敦,没有人看好我们,除了国际米兰球迷;我们去了巴塞罗那,还是只有球迷相信我们能够做到。现在,我们来到了这里。”

教练没有继续说下去,没有必要说下去了。

“我们不能输。”比赛之前我在淋浴喷头下对卢西奥说,他有些不确定:“为什么你说我们不能输?拜仁慕尼黑很强大。”我的声音盖过了更衣室里的一切声音,所有的队员都听到了:“卢西奥,我是和你说,我们不能输。”那天晚上,我平静地走上球场,在我的潜意识里,我们一定会赢。

萌兽镇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43

主题

12

听众

6万

积分

贵宾

蓝迷湾 镇南王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论坛元老勋章 水王勋章 原创精华勋章 论坛之星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最受欢迎版主勋章 战事最优勋章 蓝桥影像师 急先锋

发表于 2015-8-19 00:49:02 |显示全部楼层
六十一、近半个世纪了,我们是冠军

我不认为我们有必胜的把握,德国人是很强大的,但是我确定,在马德里的那一晚,没有人感到恐惧:球场上下每一个国际米兰人,都感觉到了那座奖杯,我们必须捧起它。拜仁像往常一样,踢4-4-1-1阵型,托马斯·穆勒在伊维奇·奥利奇身后,最危险的是罗本,在那年夏天的世界杯上,他与韦斯利·斯内德一起,在最后时刻才把大力神杯让给西班牙人。那一晚,在齐沃的盯防下,罗本还是从容地传球、过人、射门,让我们提心吊胆。后来,齐沃还吃到一张黄牌,急得穆里尼奥大喊:“用智慧比赛,别冒险。”

让我们平静下来的是儒利奥·塞萨尔和迭戈·米利托一前一后两名队友。那个赛季,他们俩分别是全世界最好的门将和前锋。为了限制迭戈,范加尔安排了拜仁后卫贴身盯防,可是通过与斯内德的巧妙配合,“王子”还是为我们首开纪录:国际米兰1:0拜仁。

我们的球迷开始庆祝,今晚的比赛就像是一部喜剧片,没有任何有悬念的桥段:应该轮到我们赢了(我们也确实赢了)。拜仁慕尼黑加快了节奏,可是下半时,迭戈·米利托还是找到了空隙,为他连续三场神奇的决赛画上了完美的句号。在进球之前,儒利奥·塞萨尔连续封出了托马斯·穆勒和罗本两脚危险的射门。儒利奥的外号叫“织梦者”(印第安人把那些用绳为小孩织出美丽图案的人称为织梦人),那天晚上他织的梦想是“大耳朵杯”,而我们都是印第安孩子。

伙计们,如果对手扳回一球,比赛走势就会不一样了。我抬起头,看见看台上一个疯狂的球迷。拜仁不会扳平比分了,剧本里没有这么写。米罗斯拉夫·克洛泽上场了,我一直认为他是最强的前锋之一,他的第二脚触球就给我们制造了麻烦。谢天谢地,你直到下半场才出来,否则的话我们上半场就会备受煎熬。

但是,克洛泽也无能为力。迭戈·米利托为我们打入了锁定胜局的一球,他得球后突入禁区,晃过了丹尼尔·范比滕,守门员汉斯·布特这时候已经无能为力了,球进了。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掐断了拜仁看台的音量,他们的球迷再也发不出歌声和加油声,只是木然地等待终场哨声响起。

圣地亚哥·伯纳乌已经变成了梅阿查,只能够听见国际米兰球迷的歌声。这幸福的声音,上一次出现还是1965年,近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了。我们打破了魔咒。在主裁判吹响终场哨前5分钟,我就已经热泪盈眶。记分牌上的比分定格在那里,国际米兰2:0拜仁。

我看了看第四官员举起的电子牌,补时3分钟。拜仁慕尼黑,这支天才之师,发起了最后一次进攻。儒利奥·塞萨尔得到球,计时器上或许还剩1分钟(也许是30秒)。我经过“马黛茶之王”、“救急中锋”、“城墙”、安静的队友瓦尔特·萨穆埃尔身边(保拉一直认为他是球场上的杀手,生活中的好好先生)。我一边看着他一边哽咽,眼泪沾湿了脸庞,我用手擦干了眼泪。

关于那些眼泪,我和家人之间还产生了分歧。我的妻子保拉认为,我的眼泪也为无缘世界杯而流,那些眼泪混合了夺得欧冠冠军的喜悦和落选阿根廷国家队的苦涩。我是全世界表现最好的球员之一,可是有人竟然无情地无视了这一点。究竟那些眼泪是喜是悲,没有人知道,除了我自己。

我岳父安德烈斯·德拉·富恩特这样解释我的眼泪:2002年5月5日,伟大的罗纳尔多在罗马哭得像个被抢走玩具的孩子。哈维尔那天没有哭,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写着坚强,他当时一定已经在想着重新开始。可是,在马德里,他内心积蓄多年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,队长也是凡人,在爱他的人面前也会哭。

到了最后一刻,拜仁也没有丧失豪门的尊严。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,欧冠奖杯是我们的 了。终场哨响起,我和队员们都把双臂高高举起。有一个拜仁球员走来祝贺我:恭喜,你们真棒。

萌兽镇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43

主题

12

听众

6万

积分

贵宾

蓝迷湾 镇南王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论坛元老勋章 水王勋章 原创精华勋章 论坛之星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最受欢迎版主勋章 战事最优勋章 蓝桥影像师 急先锋

发表于 2015-8-19 00:51:44 |显示全部楼层
六十二、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

有许多次人们都问我,为什么你,一个安静、阳光、幸运又幸福的人,却从小支持独立队,长大后又来到国际米兰,这两支球队分别是南半球和北半球最疯狂的球队。答案藏在2010年5月22日的一张照片里:哈维尔·阿尔德马尔·萨内蒂,国际米兰队长,双手举起奖杯把它顶在头上,做出了欧冠历史上最疯狂的表情。

那天晚上,我单独和“大耳朵杯”聊了一会儿天,那感觉就像亲了一个你倾慕已久却无缘亲近的女生。我掂量了许久,发现它不像看起来那么重(把它举起时像举着一片羽毛)。我抚摸着它,反复地对它说:我等待了你多久,我追寻了你多久,我终于得到了你,把你放在我面前,我永远不会让你溜走了,你知道吗?我在曼彻斯特失去了你,接着是瓦伦西亚,然后又是曼彻斯特,在米兰我几乎已经触碰到你,要不是阿比亚蒂那神奇的膝盖。现在,没有任何人能够将我们分开,在追逐了你20年之后,你终于来到我面前。我的队友都在笑我,但是无所谓,我只想单独和奖杯说会儿话。

奇妙的旅程划上了圆满的句号,最冷静的队长也成了疯子,甚至还和一只奖杯聊天。“三冠王、三冠王”,到机场迎接的球迷们整齐地喊着,我们是第一支实现这一伟业的意大利球队(在世界足坛也是凤毛麟角)。是耐心、坚持、汗水以及运气成就了我们,记者们也在欢呼:“主席先生像他的父亲一样成为了欧洲冠军……”可是莫拉蒂却说:“不是,我父亲可拿了两个……”无论如何,她很开心。比赛第二天,我们和他的家人一起到古老的博丁餐馆吃了早饭,大伙儿都不舍得取下脖子上的奖牌。就在我们吃饭时,进来了一队球迷,笑着为我们送上了最好的祝福,然后集体单膝向主席先生跪下,向他致以最崇高的敬意。

我们在夺冠那天晚上都没有和莫拉蒂说过话,我们球员忙着在球场中央庆祝时,主席先生微笑着在球场的角落里看着。当我来到他的面前时,我们交换了一个无言的拥抱。那个拥抱意味深长:我和他,1995年,从旅途开始的地方一路走来,一起享受过荣誉和喜悦,一起承受过失望和悲伤,一起付出了心血和劳动。在旅途开始的地方,没有人相信我们,现在我们携手走到这里,在世界之巅,只有我们两个见证了全部的喜怒哀乐。我拥抱莫拉蒂,没有人比他更配得上这份喜悦。在他为国际米兰所有的付出之后。

现在,当我和那时候的队友回忆起马德里之夜,最令我们骄傲的,是把快乐带给了全世界成千上万的球迷。直到今天,当我在大街上、在咖啡吧、在球场里碰到国际米兰球迷,他们还是会对我说:“队长,那是多难忘的一夜!那是你们送给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……”

即使那个拥有者钢铁一样坚硬心脏的何塞·穆里尼奥,也哭了,在马特拉齐身旁。我也给了穆里尼奥一个拥抱,谢谢教练,谢谢你所做的一切,我们会想你的。穆里尼奥的离开,既有悲又有喜:喜的是我们各自都要开始新的旅程,迎接新的挑战;悲的是,我们各自都要放下一段最美好的回忆。无论如何,穆里尼奥都将永远留在国际米兰球迷的心里,这里永远是他的家。

《米兰体育报》写道:这是属于何塞·穆里尼奥的夜晚,他哭着庆祝自己率领第二支球队捧起欧冠奖杯。现在,他即将以成功者的身份离开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他对国际米兰的贡献超过了此前44年他的任何一位前任教练。如果世界足坛有一位宇宙级的教练,那一定是他。

萌兽镇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43

主题

12

听众

6万

积分

贵宾

蓝迷湾 镇南王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论坛元老勋章 水王勋章 原创精华勋章 论坛之星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最受欢迎版主勋章 战事最优勋章 蓝桥影像师 急先锋

发表于 2015-8-19 00:52:48 |显示全部楼层
六十三、对手的祝福

在国际米兰球迷的论坛中,也出现了许多AC米兰球迷、尤文图斯球迷的祝福,我想这些球迷一定认同我的观点:我们是不同的球队,有着不同的传统,我们永远不可能同化彼此,但是我们可以相互尊重。现在这些祝福还在网上,每次当出现球迷冲突时,我都想把它们翻出来给大家看看。在《米兰体育报》的论坛中,有一位用户号为14551的球迷在2010年5月22日23:03写道:

我是AC米兰球迷,但是我也是个纯粹的足球迷,为此我向表兄的冠军表示祝贺。在比赛结束时,国际米兰球迷和球员的眼泪让我深深地感动,我想起了我们在1989年战胜布加勒斯特星队、终结了多年无关的魔咒之后同样的感受。那时候,也有许多国际米兰球迷和我一起为AC米兰加油。现在,我终于可以回报他们了。今晚我为国际米兰加油!不过,请你们千万不要得意忘形,再见。

还有这位网名the_crow5的球迷,在22:52(也就是我和奖杯说话的时候),给所有国际米兰球迷写了这条信息:

请接受来自一位尤文图斯球迷的恭喜!你们证明了自己是这个赛季欧洲最强的球队。尽管回到国内还要竞争,但是我真的为意大利球队在欧洲的成功而高兴。祝福萨内蒂,也祝福所有国际米兰人。

现在,我终于可以亲口感谢14551和the_crow5,感谢所有给我们送上祝福的AC米兰和尤文图斯球迷。我们对于足球的认识是一致的:在球场上尽全力对抗,比赛结束后伸出友好的手。2010年那支国际米兰,赢得了所有真正体育迷的尊重。下次再见到那座奖杯时,我会把这一切都告诉它。
萌兽镇楼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3

听众

445

积分

科巴汉姆青训

Rank: 2Rank: 2

发表于 2015-9-8 09:10:21 |显示全部楼层
感动的一塌糊涂
一生是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切尔西中文网 ( 辽ICP备11009169号-1 )

GMT+8, 2019-2-16 02:45 , Processed in 0.240197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 Licensed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